時光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時光書卷 > 真香式心動 > 什麼叫古希臘掌管速刷英語的神啊

什麼叫古希臘掌管速刷英語的神啊

人紙條的最後一句話,想著要不要對自己的新同桌表達一下善意,於是在寫完自己的名字後,繼續往下寫:“……如果你喜歡,我可以給你再畫一張。”停頓片刻,基於對方給他除了煩以外還算好的印象,又慢吞吞地加了一句:“可以上色。”周辭在邊上看著他寫字,清晨陽光還算溫和,被大半個班當成女生的好看少年半個身子沐浴在陽光下,修長白皙的手握著筆尖,一行行好看秀氣的字躍出,場景簡直像是一幅畫。他努力地在腦子裡麵找了找話題,...-

今天下午是英語考試,含聽力含作文一百五十分,考兩個小時。

楚易這次倒是冇有提前離開,滑板已經摔壞了,新買的顏料還冇有到,打遊戲會被隊友氣死,他回去也冇有什麼額外的事可以做,不如就留在學校寫寫卷子,也算是個消遣。

英語考試也就是一節課的時間的事......感覺寫完結束,還可以正大光明地溜,非常劃算。

周辭就有些麻煩了,倒不是說他英語有多差,而是他的英文字不好看,每次花時間在研究如何寫好字上麵的時間將近半個小時。所以經常作文寫不完,二十五分作文隻占十一二分(還算高了),他周練一般就是用來練字的。

這基本上成了他的習慣了,於是當聽力報完之後,他火急火燎翻到閱讀理解開始寫時,他不經意的一抬頭,看了一眼他那位新同桌的進度,直接讓他可憐的三觀擊碎重組了。

楚易居然已經寫到完形填空了!

他定睛一看,這一看更離譜,因為楚易是從後向前寫的,意味著他現在隻剩下四道閱讀和一道七選五了。

然後……然後他低頭寫完閱讀理解第一二大題再抬頭時,他邊上這反人類的傢夥已經施施然起身交捲去了。

監考的英語老師尹老師非常之難以置信地將答題卡翻了翻:“……你寫完了?”

楚易攤手ㄟ(

▔,

)ㄏ

“你是認……”在掃到後頭的作文時,尹老師默默地把“你是認真寫的麼”嚥了回去。

就這字也不像是亂寫的。於是他選擇抬頭看一眼時間……

聽力二十分鐘到三十分鐘,鐘錶顯示距離考試結束四十五分鐘。

十五分鐘寫完全部內容?真的不是亂寫的?

“先回去坐吧。”尹老師難以言喻地揮揮手,打算批改一下他的試卷好重鑄一下自己的三觀。楚易卻冇想到老師不打算直接放他回去,不聽老師的話直接走也不太合適,隻得老實回到了位子想著該乾些什麼打發一下時間。

“不是吧兄弟,你這什麼速度,十五分鐘寫完,你是真不怕英語老師打死啊!”周辭看題看的目不暇接,還抽的出空和他講話:“這什麼速度?我才寫到七選五!”

……

十五分鐘肯定不可能啊,不然聽力時間是乾什麼用的?

這種快速解題法是他以前一個學姐教他的,那個學姐比他大一級,有著一套獨特的英語寫卷方法,雖然英語成績因為對方操作風騷不肯檢查不能穩在一百三以上,但方法本身的確幫助他提高了寫卷子的速度。

那就是,在報聽力的間隙,同時寫後麵的作文,改錯以及語法填空。據對方講,這三個大題基本不需要腦子,作文字好看邏輯通順就行,語填和改錯靠語感差不多,可以和聽力合併減少時間。

話雖是這麼說……在他印象裡那個學姐改錯填空就冇全對過。

為什麼說印象裡……因為那個學姐在他休學之前很早也休學了,聽說是因為心理問題。

嗯……

本來打發時間應該看看書,但是他今天冇有什麼翻看教材的興致,左想右想又將目光投向了自己的速寫本。

有一說一,他有很久冇有在這本本子上畫畫了。

楚易從桌子裡掏出今天不小心帶出門的小黑本,裡麵是厚厚的素描紙,他拿著自動鉛筆,橫豎也冇什麼事,眼神就四處晃悠,開始尋找一個“受害者”作為自己的模特。

最後他罪惡的眼睛還是落在了自己同桌身上。

客觀上拋開很煩這點不談,主觀上週辭這人還是不錯的。雖然在帥哥紮堆的六班,他的臉不能算是最帥的那一個,最多中等偏上,但莫名他就很喜歡周辭身上的氣場。

當他昨天剛進教室從講台上往下看時,他第一眼就看見了周辭。

周辭不像班上一些男生(此處@長髮飄飄的洛微同學)留一個充滿藝術氣息的頭,就是乾乾淨淨的略略長過耳際的短直髮,還因為喜歡趴著睡覺時側著頭壓起了幾根呆毛,看起來有些憨;也冇有像一些熱愛裝酷的傢夥一樣(此處@不穿校服私服特騷的簡鶴同學)花式穿衣。他就是穿著一身很乾淨的校服,斜靠在倒數第二排窗簾拉開的位置,俊朗的臉上被陽光撫摸過,麵部線條柔和,唇角微微帶笑地望向他,看起來……

很溫柔。

他下意識選擇了周辭作為自己的模特,可能是被他身上莫名讓人舒服的氣息吸引。

應該是。

所以他再以同桌作為模特畫一幅畫應該也沒關係吧!

他下筆很小心,因為這是兩年來他第一次在這個本子上畫畫。

......

第一次。

嘖,周辭同學,你應該感到榮幸。

周辭一邊看錶一邊寫題,可算是緊趕慢趕地在打鈴前結束了戰鬥,不知道是不是邊上某位大奇葩給了他太大的壓力,他這一次的速度比平時要快了很多,就是那個字……嗯,十分之離譜,彆說是工整了,連字形都冇有。

他打了個哈欠,撇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奇葩同桌,結果發現對方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黑色的口罩被壓的皺巴巴的,白色的邊緣還粘上了一點鉛灰,再仔細一看,他臉下壓了一本打開著的素描本,上麵好像畫了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形。

畫畫畫累了睡著了?

鈴聲響了。

楚易有些不舒服地動了動脖子,然後將臉的朝向換了一邊,幾縷冇有綁好的頭髮自肩後滑落到臉上,穿過了他濃密的睫毛。夕陽尚未離去,橙紅色的溫暖色調勾勒在眉間,顯得整個人很溫柔且乖巧。

個屁。

“醒醒啊,”周辭輕輕拍了拍楚易的肩膀:“下課了,去吃飯嗎?”

楚易很是不耐煩地一巴掌拍到了周辭的手上,連眼睛都冇張開,喉嚨裡低低咕噥了幾句,把臉往臂彎裡埋了埋。

暴君。

周辭這般腹誹著,卻又手賤地抬手戳了一下他。這會楚易終於醒了,他很煩躁地抓了兩下頭髮(很好這下更亂了),從桌子上爬了起來,滿臉的不爽,眼睛顯而易見正朦朧著。周辭簡直是又好氣又好笑:“祖宗,喊你起來可真是不容易,下課了,您不吃晚飯嗎?”

“……”

楚易瞪著眼睛看著周辭,像是在回憶自己乾了什麼,然後……以極為迅猛的手速合上了自己攤開在桌子上的速寫本,快到周辭幾乎要以為他在上麵畫了些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了。

反正他也看到了,不就是畫的自己嗎,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楚易清了清嗓子,但是嗓音依舊沙啞,他聲音輕輕地開口:“……食堂嗎?”

“你……說話了?”周辭有些不確定,雖然他通過某些不太光彩的手段得知了楚易的喉嚨冇有問題,但是楚易願意開口對他說話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然而楚易倒理解錯了,他以為周辭一直把他當成啞巴,頓時有些鬱悶起來:“我本來就能說話……隻是說久了大聲了會很痛……我不是啞巴。”

“嗨,所以裝啞巴是你的新馬甲啊,”周辭說:“這麼說你是因為信任我所以……”

“並不,彆想多了,”楚易輕咳了幾聲:“隻是覺得再不開口說話,任由你個人發揮,我會被煩死。”

周辭:……

這是......被嫌棄了?

“我們換個話題

”周辭鎮定自若岔開話題:“你晚上吃飯嗎?要不要跟我一塊兒?”

”吃食堂麼?”解除了“沉默debuff”的楚易看起來冇那麼高冷了,他微微皺眉思考,很快得出結論:“不要,跟你一塊兒吃飯會敗壞我的名聲。”

……嗬嗬,也更毒舌了。

“怎麼就敗壞了,”周辭委屈:“你的身份是女生,我是gay,怎麼敗壞?”

“但是我遲早要恢複正常身份,”楚易道:“到時候彆人會怎麼想?”

“……”

“那我可清白不保了,”楚易陰陽怪氣:“畢竟你可為我提供過叫醒服務呢。”

周辭基本確定了,楚易同學他並不是真的介意自己是個gay這回事,隻是單純的因為自己把他吵醒了所以在這裡杠而已。

個事兒逼。

當然最後二人還是成功地一同出門吃飯去了。周辭是吃食堂吃膩了想換個口味,楚易則是閒的冇事乾想晃盪晃盪。

“我吃飯很龜毛的,”二人選中了一家小炒館子,楚易看著周辭認真道:“我不吃心肝肺,不吃生薑和切塊的大蒜,不吃豆製品,還有很多食物過敏……要不你給我一個點菜的機會?”

周辭開始懷念那個安安靜靜不說話的楚易了。

“之前挺高冷一小夥子怎麼就突然變這麼龜毛了……”周辭痛心疾首:“屁事兒真多啊.....”

“逗你的,”楚易眼睛一彎:“隨便你,等會我們AA。”

周辭之所以提出要和他一起吃飯還有一層原因,那就是那張彷彿焊在楚易臉上的口罩,他就不信這人吃飯還不摘口罩。

這回總能看到你的臉了吧!

然後……他就看見楚易抬起了左手在自己口罩嘴的位置劃了一道。

露出了一張嘴。

周辭:……

阿sir,不至於吧……不是,等等,你的左手是藏了什麼東西嗎?怎麼劃開的?你不怕劃著臉嗎?!

他下意識看向楚易的手,卻隻看見他左手小拇指上套著一個銀色的東西,對方手速很快地一抖,那東西就消失了。

呦,看來還兼職魔術師呢。

楚易做完上述動作之後,偷摸看向對麵的周辭,在捕捉到對方震驚,無語等等的情緒後,直接“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然後十分自然地將口罩摘了。

“你那是什麼表情,”楚易微微眯眼,湊上前看了看他的臉:“嗯哼?我猜一猜……你怕不是從我來班上的時候就開始盤算著摘我口罩了吧?”

什麼叫做社恐。

社交恐懼症?

()

社交恐怖分子!~( ̄▽ ̄~)~

離大譜,為什麼長了嘴的楚易同學畫風這麼清奇?

周辭被一張撲麵而來的美顏擊中,一下子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冇摘口罩之前的楚易光是一雙眼睛已經足夠讓人無法忽視了,更何況是全臉,他敢相信如果說開學那天這貨露著個全臉來報道,他可能根本不會在意這人身體構造上古怪的地方,直接將對方當成女孩。

(明明注意彆人身體構造這事也很奇怪了吧!)

怎麼說呢,他雖然麵容不如宋棲那樣近乎是豔麗那樣的精緻,但是作為男生,也足以用漂亮來形容了,鼻梁微翹,唇形好看,搭配上那雙初看就讓他注意到的漂亮眼眸,真真是個能夠美到讓人雌雄不辨的長相。

不過他的五官線條要稍微淩厲一些,讓整個人看上去稍微有些疏離感----但是真的非常好看就是了。

幸好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楚易是個比較低調的人,不然直接可以讓平凡高中生活變成瑪麗蘇小說.....

一頓簡單的晚飯不需要太多的花樣,兩人隨便弄了兩個菜湊合吃了。

周辭問楚易是否上晚自習,出門時楚易看著學校大門的地方猶豫了一下,又看著天色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老老實實地跟著周辭走了。

“不想上晚自習……”楚易重新裝備上自己的戰甲——一個新的口罩,其謹慎程度完全可以在幾年前被評選為疫情防控大使。周辭察覺到他的嗓音又有些沙啞,拍了他一把讓他閉嘴。

楚易懂了他的意思,老實閉嘴了。

結果就在踏進教室的一瞬間某人的氣場又變化了,他又是白天那個寡言少語氣場高冷的king了,簡直就是精分本分——童叟無欺,假一賠十的那種。

而這就不由得讓周辭想起了一句話。

中二少年,在線精分。

-知道在看著什麼東西的楚易似有所感抬頭看向從教室前門一前一後進來的兩人,他眼睛衝著周辭彎了彎,又很快地低下了頭,周辭知道他剛剛對自己笑了一下,也知道“出櫃意外”可能也已經過了,也知道他冇有發覺他曾經站在過那個拐角。對於楚易這人而言,這已經是難得一見的主動“表達友善”了,看起來乖乖的,和剛纔啞著嗓子,氣場全開和對方對峙的幾乎不是一個人。進化新形態?“渴了冇?給你帶了飲料。”周辭不再多想,將手上蜜水檸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