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時光書卷 > 趙彆枝陸熹朝穿成娛樂圈炮灰後,我考公上岸 > 趙彆枝陸熹朝穿成娛樂圈炮灰後,我考公上岸了熱門推薦 第11章

趙彆枝陸熹朝穿成娛樂圈炮灰後,我考公上岸了熱門推薦 第11章

這裡風景很好,鎮上大家也很熱心。”老人聞言,頓時咧嘴大笑起來:“是了,咱們蕪縣人就是耿直。”他走到櫃檯後麵,青年見狀很自然地站了起來,把位置讓給了老人,“爺爺,那我就先回去了,還有幾頭豬冇去看呢。”“好好好,你去吧。”老人說著擺了擺手。澤野掀起眼皮,掃了一眼趙彆枝,眼神裡多了點旁人讀不懂的意味。他嘴角輕挑,卻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側身從他們旁邊走了出去。“他不是商店的老闆啊?”趙彆枝望著青年的背影,很...--

女人聲音幽幽,眼底也冇有了亮光。

她看向上麵,說道:“你要是有力氣,你就往上爬,爬出去……”

“我曾在這裡泡了兩年,直到又“死”一次,便拆了自己的骨頭一步步往上爬。”

但是爬不出去,永遠也爬不出去。

九級大圓滿的鬼獸跟九級鬼獸,隻差大圓滿三個字,卻差了幾個大境界。

九級鬼獸相當於閻王境界,憑實力看是相當於閻王初期還是閻王後期。

但九級大圓滿卻相當於大帝境圓滿,隻差一步就能登天了。

她一個不到大帝境的鬼修想從大帝境圓滿的對手肚子裡出去……隻是花了三年體驗了什麼叫絕望。

更彆提這個清澈愚蠢的男人了。

“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蘇雲朝忽然問。

女人冇什麼隱瞞的,隻是簡單說道:“雲冷溪。”

蘇雲朝暗道:這名字聽著真冷。

他猜測她平時為人應該也是很清冷那一類型的,今天能跟他說那麼多,是真的將自己當成死物了。

“我叫蘇雲朝。”蘇雲朝說道:“說了那麼久,重新認識一下吧。”

雲冷溪默然不語,對她來說認識不認識都冇有什麼不同。

她隻是將為什麼上不去、九級大圓滿的鬼獸道則壓製等這些簡單說了一下。

又說了她曾經想破開這大鬼獸的肚皮,可是所有武器都用上了,根本不奏效,雖然在人家肚子裡,但依舊會被反殺。

她又說了自己想要直接爬出去,但也上不去,隻要被大鬼獸察覺,便是被重新嚥下來的份。

更彆提在它肚子裡,每時每刻都在被煉化,自己越來越弱,大鬼獸卻越來越強。

“那想辦法不被它發現,是不是就可以出去?”

雲冷溪嗤笑一聲:“怎麼可能不被髮現?你自己反胃的時候,或者有東西要從胃裡吐出來的時候,你會冇感覺嗎?”

更彆說這是九級大圓滿的鬼獸,它怎麼可能察覺不到。

“而且這鬼獸有四個胃,我抵抗了三年……”女人正要說什麼,忽然吧嗒一聲。

剛剛插進胃壁裡的肋骨被腐蝕了,蘇雲朝抓著那一小截,直直往下掉。

雲冷溪隻好又用臉托住他,但兩人已經掉到了胃液裡,滋啦一聲,雲冷溪的臉又冇了一半。

她托著他往上了一點,蘇雲朝趕緊用手裡僅剩的一小截肋骨再插進胃壁,隻是他自己都感覺到搖搖晃晃,估計都支撐不到兩分鐘!

雲冷溪歎息:“我幫不了你多久了,剩下的靠你自己走吧。”

“冇想到死前還能和你相識一場,倒是死也不孤單了。”她自嘲道。

蘇雲朝在想辦法,他看了看上麵,又看了看四周。

他很清楚,雲冷溪都破不出去,他肯定也不行。

那……下麵呢?

蘇雲朝忽然往下看。

“你說隻要不被它察覺就行是吧?”他問。

雲冷溪嗯了一聲。

蘇雲朝:“那我們要是被它拉出去呢?”

雲冷溪:“……”

她眼神裡帶了一絲無語,最終卻還是說道:“你能順利通過它四個胃再說吧。”

沉默了一下,她最終還是坦誠:“我也想過這個辦法,但是這哥斯拉令人討厭的地方就是冇消化完的東西,會再流回來一趟。”

進了胃裡的東西,如果冇有消化完會迴圈反覆的來回四個胃裡麵消化,對“食物”的利用率極高。

所以往下也根本過不去。

看似隻要破開鬼獸肚子就能出去,很簡單,實際上卻是死局。

蘇雲朝卻問:“那要是消化完了呢?”

雲冷溪下意識道:“消化完了我們也完了,過不過去又怎麼樣……”

那時候他們就是消化殘渣的一部分,出去了也冇有意義。

蘇雲朝道:“那可不一定……你能護我下去嗎?”

雲冷溪冇有說話。

她是絕望了,可靈魂深處還是渴望出去的,她回想自己的一生,好不容易修煉到這個地步,誰又甘心死呢?

所以她還剩下一張臉、剩下所有意識都寄托在這裡,她其實還在不斷思考怎麼出去,她不能再魯莽,隻能不斷思考各種方案的可行性、又被她否決。

直接通過四個胃從另一條通道出去,她不是冇想過,隻是她領教過最後一個胃的厲害,每次都被重新反芻回第一個胃。

她還冇“死”的時候就重複過多次,如今隻剩下這點實力,也是徒勞無功。

不過算了……

反正也是死了,僅剩的這點力氣大概也冇辦法再做什麼,不如成全了蘇雲朝。

死也死一塊,不是孤零零的死,不曾有人知道她存在,也不曾有人知道她消亡,好像挺悲涼的……

突然有個人陪著,好像也還好,冇有比這個更糟糕的了。

“行,走吧。”

蘇雲朝露出一個笑意:“謝謝。”

雲冷溪冇有回答,隻是整張臉忽然就消融了,全部化成了一道陰氣。

蘇雲朝明白她這是把所有的陰力都化了出來,不再花費一丁點兒力氣儲存著她那張臉了。

他心底有些動容,在這種絕境下,一個陌生人能做到這地步真的仁至義儘。

蘇雲朝毅然放開手,直直的朝胃洞裡掉下去……

陰氣瞬間裹住蘇雲朝,帶著他猛紮進胃液裡。--,隨之而來的則是一個蒼老的男聲。“小野,我回來了。”身軀佝僂的老人杵著柺杖,步履蹣跚地走進了店裡。他看到店裡烏壓壓的人,目光遲疑了一瞬,但在觸到櫃檯上大包小包的東西後又很快恢複了正常。他樂嗬嗬地看著眾人,很是自來熟地搭話:“你們就是之前說的電視台的人吧,來蕪縣感覺怎麼樣?”趙彆枝接過話頭,“挺好的,這裡風景很好,鎮上大家也很熱心。”老人聞言,頓時咧嘴大笑起來:“是了,咱們蕪縣人就是耿直。”他走到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