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時光書卷 > 雨後春筍 > 第三個驚喜

第三個驚喜

林表麵功夫又做的很好。都認為她是在家裡受到了非人的虐待,見江大小姐家庭美滿,為人又知書達理,溫婉可佳,因此生了怨恨,故意栽贓她。傳聞速度都是很快的,訊息也不知道是誰散播出去的。隻知道,針對她的人更多了。聞到味兒的江知林當晚就把她教訓了一頓,連帶著扇了好幾個巴掌,出氣。以前江知林不會打臉,原因是打在臉上會腫,容易讓人看見。第二天江大小姐又會裝出一副毫不知情的麵孔,假意關心她“棉糍,你的臉怎麼了?都腫...-

放好後,她挑了身乾淨寬鬆的衣服換上,拆開一包濕紙巾抹了一把臉,將殘留的一點點彩筆痕跡擦了個乾淨,回來時她趕忙擦過,冇有鏡子漏了些也正常。

棉糍看著鏡中的自己仰屋切歎。

她的劉海算是徹底毀了,跟狗啃的一樣,醜的冇邊。

棉傅行眼睛不瞎,想必也注意到了她濕漉漉的衣服和臉上殘留的淺少黑色印記,以及狗啃一樣的劉海,但他卻裝作熟視無睹,漠不關心,就好像棉糍無關緊要,是生是死都跟他沒關係。

同樣的,棉博行是生是死也和她沒關係。

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想到了這件事,她本身不是矯情的人,又或許,棉糍大概心裡也是被渴望愛的。

隻是不想承認。

她身體一軟,直直朝後倒下去,整個人癱在床上,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向天花板的吊燈,是黃色的,光如同江知林的手機光一樣刺眼。

她閉眼,又睜開,強行將江知林這三個字拋之腦後,拋完後又開始覆盤剛剛發生的怪事。

今天,棉傅行和薑如棠有點反常。

對她太熱情了點,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目的……

棉糍撥出一口濁氣,摸出口袋裡的手機。

她的微信好友屈指可數,其中包括,完全不想擁有好友甚至想拉黑的棉傅行。

她和棉傅行的聊天記錄還停留在好久之前,棉傅行發資訊喊她帶酒回來,她毫不客氣的問某人拿錢要跑腿費。

棉傅行清醒,心情好或者有求棉糍時,要求不過分他還是會答應,隻是喝醉了倏地想起來問他要跑腿費這個事,還是會拽著棉糍猛地往牆上磕然後罵幾句混賬話,就算不想起來,看見她了也會忍不住大發雷霆,大概是因為長的太像那個女人。

一看到她,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蜂擁而至,像碎片一樣,劃破皮膚,讓人記憶猶新。

棉糍不止一次想過,棉傅行和江知林纔是一家人,發起神精來的德行,一模一樣。

她有個習慣,習慣打開微信直接毫不猶豫的點進一切隨緣的對話框,發一兩句訊息,即使對方壓根不會理她。

【想你了,老媽。】

照常發完訊息之後,她才返回介麵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未讀訊息上麵。

網絡非常不給麵子,轉幾秒,纔出現一個紅點。

再睡五分鐘:【到家了冇。】

彆看那隻是一個小小的紅點,在她眼裡那是她大城市裡唯一的人脈。

儘管隻是網友,但她已經很滿足了。人不能太貪,要懂得知足常樂,尤其是她這種活一天算一天的。

說起來,和這幫遊戲搭子的初次相識的回憶還曆曆在目,一切恍如昨日。

在經曆了媽媽失蹤和外婆去世的雙重打擊下,尤其在事情過去有一陣子。纔過去一陣子,棉傅行就迅速交了個新女友的不滿下暗暗爆發著。

她在家報複性地擺爛,打著新上線冇多久但很受歡迎的一款遊戲。

棉糍隨便挑了個上分車隊進去,遊戲進行到一半,棉傅行崴著腳就回來了,上個星期摔了個狗吃屎,這會兒還冇好全,他扶著沙發邊說:“待會兒,帶你去見個人。”

棉糍冇吱聲,手上的動作火熱朝天,棉傅行要帶她去見誰,心知肚明。但她想不通,他想談戀愛就談,非得拉她去大眼瞪小眼乾嘛,去了把大家都整的不痛快算什麼目的。

而且腳都崴成啥樣了,還想著約會,真他媽牛逼。

棉傅行見少女當他不存在自顧自地打遊戲,一把奪過她的手機試圖講道理:“你媽媽已經失蹤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也要有新的生活。”

她冷漠地看著他:“哦,關我屁事。”

棉傅行啞口無聲,太陽穴凸凸的疼,他按了按太陽穴,指著門:“你要對我不滿意,現在就滾。”

“滾哪去?大街上要飯嗎?然後你拿著錢去養小三?”

此話一出,隊友按著攻擊鍵的動作紛紛停了下來,對應的遊戲英雄也都紛紛不動了。

射手位更是因為冇動,被敵方兩個人團團絞殺了。

緊接著那會還不叫牛逼克拉斯5叫負二代的遊戲群詐了。

五分鐘遊戲螢幕的上方瘋狂彈出群訊息。

踹你一腳:【臥槽?什麼情況?】

彆打了家冇了:【大型吃瓜現場?】

離異帶兩隻貓咪:【那女生是不是忘關麥了?】

【咱要不要說點啥啊!】

踹你一腳:【我乾了!她爸算什麼幾把男人啊!】

相比其他隊友的嘰嘰喳喳,五分鐘就顯得穩重多了,什麼情況,通過對話差不多能猜出個七七八八。

倔犟冷漠少女對戰人渣答辯親爹。

那頭的戰火持續爆發著,男人冇針對她的問題回答,逃避似的換了個話題:“聽你老師說你跟同學鬨了矛盾,已經幾天冇去學校了。”

棉糍不可置否,抿著嘴眼神充滿了迷茫。

不去學校她能去哪,在家啃老嗎,棉傅行會養她嗎?

換作以前的棉傅行絕對會養她,含在嘴裡怕化了握在手裡怕掉了的那種,現在呢?

她能感受到棉傅行對她的態度在一點點變化著,至少老師打電話過來他會接,會象征性的問一嘴,以後呢?

等他的耐心一點點被消耗完,將對媽媽的厭惡完全轉移在她身上,整個家會徹底麵目全非的不成樣子吧。

棉糍抱著最後一點奢望,祈求棉傅行心裡還把她當女兒,扭捏地說出了她的需求:“爸,我想,轉學。”

五分鐘眼皮痙攣似的跳了一下。

戰火再一次拉響,爭吵到最後棉糍完完全全懶的理他了,掀開擺在眼前的曆史書清心寡慾的看了起來。

棉傅行摔門而出,遊戲剛好結束。

[失敗]

棉糍退出戰局,趕忙道歉:【對不起,我的問題。】

踹你一腳:【妹妹,你冇錯,你剛剛說關你屁事的樣子帥翻天了,彆傷心,這種爸就不算爸。】

離異帶兩隻貓:【輸了不怕,我們帶你贏回來,今晚帶你嘎嘎上分。】

【五分鐘嘎嘎厲害,你就跟著他,他帶飛。】

【是吧,五分鐘。】

再睡五分鐘:【是。】

早點埋了吧:【謝謝!】

以為自己會被罵的體無完膚冇想到收穫了一波安慰的棉糍,激動的說不出話,隻會一個勁的道謝。

除了謝還是謝。

心情平靜下來後,她才後知後覺麥冇關。

以至於冇有第一次時間發現他們趕鴨子上架的安慰多麼的不符合常理。

纖細的手指在手機上敲打著,輸完幾個字,笑盈盈發了出去。

早點埋了吧:【我今天撿到了一把傘。】

【賊拉貴的一把傘。】

後來遊戲因為服務器問題下線了,大家聯絡也少了,唯獨話最少壓根冇想過能聊這麼久的再睡五分鐘——保持聯絡到了現在。

對方回的很迅速。

再睡五分鐘:【我剛丟了一把價值不菲的傘。】

棉糍估摸著他那把傘再貴也就幾百塊:【你丟的一定冇我這把貴。】

少年剛洗完澡,身上裹著浴巾,一手拿手機一手擦頭髮,他看著螢幕,可憐蟲嘚瑟的快要溢位來,滿屏地傲嬌語氣。竟有種女孩在她麵前嘟嘴得意洋洋炫耀的錯覺。

再睡五分鐘:【哦?】

早點埋了吧:【總之長這麼大就冇見過這麼多個零。】

少年勾唇,喉間溢位低低的笑聲。

【財迷。】

棉糍愣了愣神,有點不好意思的咬了咬溥溥的下嘴唇。

再睡五分鐘給她提供了新的思路,她頓悟了。

——不知道這把傘保不保值。

“還冇好啊!換好了就趕緊出來吃飯。”門口傳來敲門聲,棉傅行粗著嗓子喊。

不得不說,棉傅行有一點是很有禮貌的,不會隨便進她房間。

棉糍忽略某個人的催促,選擇再攤個三秒,三秒後一躍而起。

少女的頭髮很長,目測超過了腰,她隨便綁了一個低馬尾,坐在他們的對麵。

今晚薑如棠做了很多菜,特意觀察了好幾天棉糍的飲食,所謂下足了功夫。有麻婆豆腐,黃瓜炒火腿,西紅柿炒雞蛋,辣椒炒肉,涼拌皮蛋。

這些都是薑如棠觀察棉糍平常吃的比較多的。

棉糍隨便夾了一塊西紅柿放進嘴裡咀嚼,味道還不錯,就是吃的不怎麼順心,薑如棠和棉傅行的目光來回交替的看她,實在很難忽視。

“老棉,你去把廚房裡的魚端出來。”薑如棠估摸著魚熟了,趕緊使喚棉傅行去拿。

棉傅行剛酌完一口酒,連忙放下手裡酒杯,“哎”了一聲,馬不停蹄的去拿魚,他走路時腳步飄飄然,臉也紅了一圈,喝的有點上頭。

棉糍眼珠灰溜溜的轉動著,索然無味的用筷子戳米飯。

薑如棠刻意整理了一下表情管理,麵帶微笑的夾了一塊豆腐放她碗裡:“也不知道你愛吃什麼,就隨便做了點,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棉糍冇吭聲,默默把豆腐扒拉到一邊,又重新夾了塊青椒放嘴裡。

薑如棠僵著的笑臉,緩慢收了回來,假裝無事發生,她想聊天,冇想到剛起了個頭,棉糍冷漠的將她拒於千裡之外。

“魚來了。”未見其人,先見其聲。

薑如棠配合的把其他菜挪到一邊,棉傅行將端著的魚放在餐桌中間。

棉傅行摘下一隻隔熱手套,刻不容緩的對棉糍說道:“嚐嚐吧,嚐嚐味道怎麼樣,你,小棠阿姨特意為你做的。”

兩雙眼睛齊刷刷的注視著棉糍。

氣氛有點兒尷尬。

棉糍將那句“我不愛吃魚”咽回了肚裡,頂著莫須有的壓力淺常了一小口,點了點頭。

薑如棠見她點頭鬆了一口氣。

棉傅行悄悄和薑如棠對視了一眼,見機行事的開口:“有個好訊息,得告訴你一下。”

好訊息?

棉糍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琢磨著能有什麼好訊息是能輪到她的。

“你要當姐姐了。”棉傅行眉開眼笑“你以後就多個弟弟了,雖然我倆現在還冇領證,但這是遲早的事,怎麼說,以後也都是一家人。”

棉糍握著筷子的手一下子軟了,一隻筷子冇拿穩翻了個跟頭,滾去桌麵上,她抓住傅行說的重點。

領證。

媽媽失蹤兩年,他是想起訴離婚嗎。

棉糍茫然失措的看向捂著肚子的薑如棠。

弟弟....?

肚子都還冇三個月大,怎麼判斷出?

她忽然想起,前段時間薑如棠一直吵著鬨著要吃酸的東西,恍然大悟,因為愛吃酸的斷定是男孩太過草率,棉傅行想兒子想瘋了吧。

簡單緩了一下,棉糍從震驚的情緒中逐漸脫離,漸漸接受這個事實,眼神平靜下來。

棉傅行是死是活都跟她沒關係,多個弟弟或者妹妹更加跟她沒關係,一旦接受這個設定,不愉快也冇多不愉快了。

-。”棉糍一刻也冇有停留地溜回了房間。她的房間不怎麼大但是很溫馨,五臟六腑都很齊全,淡雅的色調,空間裡瀰漫著寧靜與寧謐,讓人彷彿置身於一個遠離喧囂的小世界。無論何時何地她都保持著十二分警醒,不敢鬆懈。隻有進入這個小小的封閉式的空間裡,她才能真正毫無偽裝毫無顧忌的釋放。棉糍將雨傘放在門後麵,想了想覺得不安全,乾脆放床底比較靠譜,剛準備放床底她又覺得冇必要這麼麻煩,直接把標簽撕了放門後麵更方便。還冇開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