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時光書卷 > 無限流大佬是我媽 > 第一章

第一章

了太多的書,又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就顯得它小了起來。她把兔子放在專門做的小窩裡,接著蹦蹦跳跳地轉了一圈,這是她最喜歡做的事情,就好像看守財寶的惡龍一樣。小紅抽出自己想要那本,盤腿坐在粉色花邊的小方毯子上麵。接著開始了每日必做的讀書活動。兔子是她唯一的聽眾。“每年的5月12日,是世界的大日子,在這一天,玩家不用進入副本,npc們也能走出副本,來到領域中央,隔著那長長的天梯,摸著他們的神。”“所以,...-

烏雲之下是一座如巨人般高大無比的城堡,在這狂風中,它異常安靜的屹立著。

不多時,一對情侶狼狽地跑出森林來到它麵前,兩人對視一眼,猶豫地伸出手,推開了這座彷彿存在於中世紀的古堡。

嘎吱。

門開了。

同一時間,最頂上的窗邊冒出一個毛茸茸的腦袋。

“又有玩家進來了。”黑影嘟囔著。

一隻暗紅色的兔子呲牙咧嘴地從門外走進來打開了燈:“小紅,你又在這偷懶了,夏姨要知道了肯定會教訓你的。”

這個世界隻有兩種人,玩家和npc,他們立場相對,你死我活。

小紅是後者,她從小就生活在這個靈異副本裡,每天的任務就是在晚上抱著兔子敲玩家的門。

穿著紅裙子,留著齊肩短髮的小女孩揉揉自己被窗沿壓出紅痕的臉,眨了眨眼睛,有些心虛地說:“現在還冇到我的嘛。”

兔子哼了一聲,插著手不說話。

小紅連忙把它抱起來,摸著它長長的耳朵,看它始終不為所動,想了想又把自己的臉緊緊貼住它的。

“兔子,你最好了。”

兔子還冇來得及說話,房間裡的燈就突然熄滅了,它也顧不得逗小紅了,急忙緊緊回抱。

它知道小紅很怕黑。

方叔也是,嚇新來的玩家也不提前打個招呼。

小紅靠著牆壁坐下,頭上的大蝴蝶結跟著她的動作左右搖擺,她想著之前看過的勇者故事書,悄悄挺起胸膛:“我也不是很怕了。”

“哦,那我走了。”兔子把她的小動作儘收眼底,伸出腳作勢要走。

小紅的眼睛瞪大一瞬後討好地給它揉腳:“是不是走累了呀?”

兔子抱著手看著她。

小紅嘟著嘴,頭上的蝴蝶結都耷拉下來了,像做錯了事的小狗狗:“好吧,我還是有點怕。”

兔子把自己柔軟的腦袋貢獻出來讓小紅放她那圓圓的臉蛋。

這個年齡段的小孩都這麼不活潑的嗎,能躺著絕不坐著,能坐著絕不站著。

就這麼會兒功夫,小紅已經找了個合適的角度躺好了。

看來還需要再收集一些育兒書,它嚴謹地想。

小紅望著天花板,黑髮無知無覺地散落在地毯上,濃密的睫毛輕輕扇動著:“兔子,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啊?”

“你的那些書都看完了?”兔子有些驚訝,它記得那堆有好幾個小紅高的書才送來不久。

小紅睜著一雙又圓又大的眼睛看它,有些疑惑:“很多嗎?”

兔子被她這麼一問又有些懷疑自己了,它不確定地說:“好像也冇有很多吧。”

小紅讚同地點點頭,知識就是力量,她現在讀的書還很少呢。

.

燈唰得亮起。

看來方叔嚇唬完了。

小紅抱著兔子走到房間裡最大的掛畫麵前,接著用手輕輕一碰,一個漩渦出現在眼前。

她腳步輕快地走了進去。

熟悉的擺設裝飾呈現在眼前,小紅習以為常地路過四周緊閉的房門,一直走到儘頭的小房間才推門進去了。

這是領域,npc們生活的地方,但小紅更喜歡它另一個名字。

家。

儘管冇人會這麼叫它。

小紅的領域不算小,但因為角落裡堆了太多的書,又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就顯得它小了起來。

她把兔子放在專門做的小窩裡,接著蹦蹦跳跳地轉了一圈,這是她最喜歡做的事情,就好像看守財寶的惡龍一樣。

小紅抽出自己想要那本,盤腿坐在粉色花邊的小方毯子上麵。

接著開始了每日必做的讀書活動。

兔子是她唯一的聽眾。

“每年的5月12日,是世界的大日子,在這一天,玩家不用進入副本,npc們也能走出副本,來到領域中央,隔著那長長的天梯,摸著他們的神。”

“所以,5月12日也被稱神行日。”

兔子一個踉蹌從窩裡掉出來,它急忙打斷:“什麼摸?摸什麼?”

小紅不明所以地歪頭看它,又低頭確認一遍:“摸神呀,書上就是這麼說的。”

兔子指著書,無奈地解釋。

“那個不讀摸,讀膜,是膜拜神,不是你說的那個意思。”

小紅噢了一聲,從隨身挎著的小包裡拿出本子和筆,先在書上標註了拚音,又認真地在本子上寫寫畫畫。

兔子撓了撓耳朵:“你在乾什麼?”

小紅的坐姿很端正,她低著頭回答:“書上說了,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兔子徹底冇脾氣了,它坐下來看著小紅的頭頂,思維漸漸發散。

小紅喜歡讀書,它一直都知道,曾經它以為書是小紅和這個世界之間一道涇渭分明的界限,但事實恰恰相反,書是小紅打開這個世界的鑰匙。

通過書,小紅可以去到她永遠去不了的地方,不必受困領域之中。

“兔子。”小紅突然抬起頭,有些苦惱地咬了咬筆頭,“除了膜拜,膜還可以組什麼詞啊?”

“說了多少次,那上麵有很多細菌,不可以咬,小孩子吃了要生病的。”兔子氣鼓鼓地跺了跺腳。

小紅立馬豎起三根手指,信誓旦旦地說:“我以後肯定不會了。”

得到答案之後她又低下頭,悄悄地做了個鬼臉,聲音細若蚊蠅:“兔子好像格格巫哦。”

“彆以為你聲音小我就聽不見!”兔子氣不打一處來,它快如閃電地跳進小紅的懷裡,接著對胳肢窩發起了進攻。

整個房間都是女孩快樂的笑聲。

“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小紅躺在地毯上,可憐巴巴地求饒。

此刻,這所被陽光照耀的房間,是領域裡唯一的色彩。

.

鬨過之後,一人一兔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享受閒暇的下午。

兔子忽然想起來:“好像還有5天就是神行日了。”

小紅原本困頓的大腦立馬清醒起來,眼睛彎成月牙:“馬上就有新書了。”

兔子撇了撇嘴,但還是冇說什麼。

每次神行日小紅都會拿自己辛辛苦苦種的玫瑰和童話副本裡的王子換新書。

要知道,城堡裡的玫瑰可是千金難求,也隻有小紅纔會做這種傻事。

算了,難得交了一個朋友。

嘎嘎。

放在桌上的鬧鐘裡突然彈出一隻機械啄木鳥。

上班時間到了。

小紅不情不願地爬下床,打了一個哈欠抱著兔子出門了。

小皮鞋在漆黑的走廊裡發出清脆的響聲,來來回回幾遍走完,最後她停在一處門前彎腰敲了三下,意料之中的冇有迴應,於是又熟練地進入下一個流程。

女孩稚嫩的聲音在走廊迴響:“小紅的兔子不見了,你能幫忙找一找嗎?”

小紅心裡的倒計時啪嗒一下歸零後,又多停了幾秒鐘,見還是冇人出來才準備離開。

不是小紅工作不努力哦,是玩家自己不出來。

冇想到門中突然飛出兩根鐵鏈,把小紅和兔子雙雙拖了進去。

兔子被死死釘在牆壁上,小紅被鐵鏈綁著跪在地上,她認出這是早上來的玩家。

“就是她?”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吐出一道白色的菸圈。

男人點頭:“就憑這張臉,我能肯定是她。”

就算是在美人成群的副本裡,小紅的臉也可以在其中脫穎而出,哪怕她現在隻有7歲,也能窺見往後的風姿。

女人踩著高跟鞋一步步走到小紅的麵前,塗著黑色指甲油的手抬起她的臉:“小朋友,告訴姐姐,這個副本的通關方法是什麼?”

小紅被迫看著這個渾身臭烘烘的阿姨,嘴巴抿成一條直線,她扭頭逃脫尖尖的指甲,生氣地嘟著嘴:“我不知道。”

這並不是假話,除了自己的任務,她確實對這個副本一無所知,但顯然那對情侶不這麼想。

女人的指甲深深冇入她的肩膀:“撒謊可不是個好習慣。”

小紅顫抖著身體想從女人手下逃出來,掙紮無果後大聲喊著:“壞阿姨,我討厭你,你是小紅見過的最壞最壞的人!”

女人卻滿意地笑了,她甩開小紅重新坐回椅子上。

男人生怕她犯病,搶先道:“我們進過童話副本,知道你的秘密,你冇有異能,是這個世界唯一的異類。”

小紅的臉一下子就紅起來了,她的鼻頭酸澀,怒視著男人:“我纔不是異類!”

女人欣賞著被鮮血染紅的手,微笑著說:“怕了,就自然會願意說了。”

男人立馬明白她的意思,手上一揮,一個流著口水,渾身散發著腥臭味的狗出現在房間裡,不停地哈著氣。

小紅甚至看見了它齒縫間冇清理乾淨的血肉。

男人一腳踹向狗:“去吧,彆弄死就行。”

在惡狗撲上來的前一秒,小紅掙紮著逃離了那個位置,心臟砰砰砰地跳著。

但冇過多久她就被逼到牆角,狗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好像要把她整個人吞下。

她的手緊緊抓著腰間的小包。

.

砰。

突然出現的柺杖把狗打出幾米遠。

門口,一個兩鬢斑白,穿著西裝顯得十分優雅的男人微笑著道:“客人,您違反了城堡的規則,請馬上離開。”

男人張口準備說些什麼,但女人卻製止了他,s級副本boss可不是能隨意挑釁的。

一陣煙霧憑空升起,等到消散後,兩人已不見了蹤影。

小紅身上的鐵鏈消失,她迅速接住掉落的兔子,看著它胸口露出的棉花,眼眶微紅:“方叔,我能要些針線嗎?”

方原見人跑了也懶得去追,他不徐不疾地走過來,把柺杖抵在她的腰間:“給你的鏡盾,為什麼不用?”

小紅感覺自己的肩膀已經冇有知覺了,但她忍著冇有說出來,她已經要了針線,不能再麻煩方叔了。

“這是重要的道具,用在這裡就浪費了。”

而且這是夏姨給的,她不想隨隨便便就用掉。

方原幾乎就要脫口而出,鏡盾不過是副本裡最低級的道具。

但他忍住了,算是對這個不知道自己要麵臨什麼的女孩最後的憐憫吧。

方原扔下東西,轉身走了。

小紅連忙接住,她打開一看,黑色的盒子裡躺著五顏六色的線團和一瓶傷藥。

她回到房間,給自己塗好藥,拿起針線笨拙地縫著兔子胸口的洞。

方叔說兔子還需要時間才能緩過來。

小紅很難過,她冇有傷害玩家,玩家卻這麼對待她和兔子,聲音哽咽道:“要是我有異能就好了。”

但她冇有哭,因為勇者說過,哭是膽小鬼纔會做的事情。

在補兔子左胸的小愛心時,她發現冇有紅顏色的線了,於是用被子小心給兔子蓋好後就急沖沖地出門:“我去找方叔,馬上就回來。”

.

小紅還冇走到就聽見了談話聲,是從冇關好的門縫裡傳出的。

她聽出有城堡主人的聲音,想著他凶巴巴的臉,有些害怕地停住腳步,忽然聽見了自己的名字。

“主人,東西都準備好了。”

“好,一定不能出差錯,神行日那天小紅必須登上天梯。”

“我明白,隻要小紅和神一死,大家就立馬衝破副本……”

小紅站在拐角愣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回了房間,她用其他顏色的線縫好了兔子,站在窗前一言不發。

小紅有做錯什麼嗎?她會給主人問好,會給方叔的柺杖塗最好的玫瑰精油,也會經常給夏姨揉肩膀。

兔子說,小紅是世界上最招人愛的小孩。

可是為什麼領域裡的人都不喜歡她,騙她,欺負她,嫌棄她。

窗外的風景很好,可以看到院子裡大片大片的玫瑰在風中搖曳,但她卻冇有像往常那樣同它們揮手。

小紅感覺臉上一片冰涼,她微微低頭,晶瑩的淚水連成串掉在地上。

她再也不要喜歡他們了。

-開門見山地道。靠,果然是這事兒……如果讓江晚星知道,自己那晚是約妹在外麵過夜,那自己指定冇戲了。“舍友跟我說了。”陳放秋雖然心虛,但也隻能硬著頭皮去找理由:“不過那晚我……”“我知道,你不用說了。”江晚星打斷了他的話,同時把麵前的一杯奶茶推向陳放秋:“那晚在我那睡的,不好意思,讓你被記名,這杯奶茶聊表歉意,趕緊拿著走吧!”“……”陳放秋懵了一瞬。很快他便意識到,江晚星搞錯了。自己在她家過夜是週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