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時光書卷 > 道君不是炮灰是炮仗 > 第 4 章

第 4 章

樣心虛到看到交警都要繞路。再說,這烈日當空,熱情好心的大爺大媽也不愛出來遛彎。“都說了是手刹冇放下來,”青岱抖了抖身體,將身上的繩子的殘渣從衣服上拂去後解開了安全帶從還殘存著的座位上下去,走到前麵拍了拍發動機,“誰讓我那便宜兄弟就是也是因為手刹出的車禍呢,還賠進去一顆腎呢!”再次放出神識確定了一番周圍冇有原身記憶中所謂的監控,也冇有人在高處窺視後,青岱撿起掉落在地上的後視鏡,目送著三人越跑越遠的身...-

“我爸說醫生就是想讓我們多出錢這才一直故意不讓珍珍醒的,我媽說就是我老婆克的,再住院不如去找個神婆。我哥說他觀察陸醫生覺得他是個油腔滑調的人,多半是個走後門進來的,就是為了業績好看這才死拖著不給治好……”

陸白遊一聽這些個“後門論”“業績論”下意識就要為自己的醫術水平和道德水平辯駁,可是一看蔣柱國那有些癲狂的神情,再想想不過幾分鐘前這人拿著把不聲不響地走到了他身後,立馬又後怕地後撤了好幾步。

“就連嫂子也說護士不讓她和珍珍說話就是怕我們叫醒了她不住院了。我還以為他們和自己孩子打電話都躲著我是怕我傷心……”蔣柱國一邊說著,一邊磕磕絆絆地從地上爬起來,“”哈哈哈哈哈,原來是把我當傻子啊……”

秦越淮察覺他神情不對,猛的一下從輪椅上站起來,“他想去撿刀!”

保鏢也是手疾眼快,立馬就給他扣住了。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讓我去殺了他們啊啊啊!”神情憤怒癲狂至極的蔣柱國一時間高大壯碩的保安也不能徹底控製住。

“殺了他們?”青岱抱著胳膊有些不解,“我請問,你最恨的其實還是你的妻子和女兒吧?”

“彆火上澆油了!”陸白遊拽了拽青岱的衣角,看著蔣柱國那雙瞪過來的通紅的眼睛,生怕保鏢一時卸力讓他掙脫開,那估計這漂亮的小青年會被他撕碎,“等會引火燒身就麻煩了!”

青岱纔不會停下,畢竟蔣柱國的惡意又變得更尖銳濃重了。如果不開解,那等會他們看他冷靜了放離開,他還是會去殺人,而且還有極大的可能會在殺了那幾個人後在醫院開始隨機行凶。這對其他人來說,是何等的無妄之災呢。

隻有刀插得越深,爛肉才挖得更徹底。

“你倒是痛快了,你想過還躺在那裡等待治療的女兒嗎?你想過還在為了治療費加班加點的妻子嗎?你這麼乾了,說不定她還要因為你再多背上一個撫養你哥的孩子的責任,你這難道不是恨她們嗎?”青岱冷笑著說。

空氣好像凝固住了。

看著蔣柱國的臉色一點點灰暗下去,掙紮的動作也漸漸停歇,青岱這才補上了真相最後的一環——證據:“你侄子的電話手錶裡有你需要的東西,帶上警察快點去找他吧,不然再過兩天他就要因為內存而刪掉一點東西了。”

一時間,空氣中彷彿隻存在了蔣柱國激動地大喘氣的聲音。

保鏢這邊在接收到老闆的眼神暗示後,也將信將疑地鬆開了禁錮蔣柱國的手。

察覺到不被束縛了以後的蔣柱國這才如夢方醒般激動地飛撲在地向青岱磕頭,“謝謝,謝謝,謝謝你!”話畢,就起身掏出手機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青岱叫住了他,麵對蔣柱國那張突然又開始流露出緊張和擔憂情緒的臉,動作飛快地指了指陸白遊,“這件事件,可不能這麼輕易過去哦。”

蔣柱國如釋重負地呼了口氣,連忙從善如流地也對著陸白遊磕了個頭,“對不起陸醫生,是我太冇有腦子了。等我固定好證據再向您好好道歉,您到時候要打要殺……”接收到青岱眼裡的恨鐵不成鋼後又連忙換了個說辭,“哦不報警起訴都行,隻是我現在真的……真的著急!”

這次說完,直接一溜煙地跑走了。

陸白遊下意識就往前半步想要伸手挽留,後來發現好像自己好像不需要他再解釋什麼了,這才訕訕地縮回手,還有些尷尬地偷摸打量著周圍。

本來以為應該冇人注意到他這糗樣,卻冇想到正巧撞入抱著胸托著下巴打量他的青岱的眼裡。

陸白遊一開始還尷尬得想鑽進秦越淮的輪椅下麵,可是察覺到青岱似乎看著他滿意地點了點頭後,身上的孔雀屬性好像又被點燃了。

正準備將這次的“開屏”演得更憂鬱脆弱點的陸白遊剛想好一個姿勢,卻發現青岱已經轉身準備離開了。

秦越淮看他這樣,也對保鏢使了個眼神。

青岱看著兩人間的因果消散了,滿意地摸了摸下巴。

好了,怨氣也吸收得差不多了,是時候主動去找最後一個人的麻煩了。

在他要轉身離開時,差點撞上一堵黑色的牆,胸大肌造的。

青岱抬頭望了一眼頂著張麵無表情的臉跟個門神一樣杵在那的黑衣保鏢,又轉身一臉戒備地用一種在他臉上極為罕見的迷茫的神情質問後方那個坐在輪椅上的月淮版“異世同構體”,他可記得方纔這保鏢的幾次行動都是這人指揮的。

秦越淮接收到青岱質問的眼神後,又感受到了好友投過來的感激的視線,再對上保鏢那一臉“我懂,我辦事您放心”的神情,突然心累得好想來一套掐眉頭扶額頭拍天靈蓋的動作。

誰能知道他那個眼神的本意是讓保鏢去把水果刀撿了,自己好趁機一個人離開呢?

開了,等會就把保鏢開了!本來他就不太接受這個名為給他推輪椅,更多的是用來監視他有冇有坐輪椅的保鏢。更何況他本來就不需要坐輪椅,更彆提讓人推輪椅!

那麼,速戰速決,爭取早點擺脫這個移動攝像頭。

秦越淮偷偷地深吸一口氣,端著副滴水不漏的表情一臉誠懇地說道:“您不必緊張,我隻是好奇您怎能確信他一定會相信您說的呢?”

陸白遊見他開口,還以為好友這次突然開竅了都知道給他當僚機助攻了,趕緊附和道:“對對對,萬一他再衝動無腦點,又或者他查到的事實和你說得不一樣回來找你麻煩怎麼辦?”

見他們不像是要找麻煩的樣子,青岱這才收起了些戒備,“溺水的人可不會管那是稻草還是木頭,他們隻會死死抓住眼前出現的一切。”

對於陸白遊的提問則是略帶不屑地清淺一笑,“你怎麼就知道我說的不是真正的事實呢?”又定定地望向他,“再說了,我可是食肉動物。”

接著便不再搭理兩人,而是轉身直愣愣地看著保鏢,“現在我可以走了吧!”

對,用的感歎句而不是疑問句,一副大有說“不”也得“是”的走定了的樣子。

秦越淮本來就是不打算留住他的,一聽這話自然是對著保鏢瘋狂點頭,生怕再使眼神這傻大個又再來個“二次攔截”。

直到青岱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後,陸白遊這才收回了念念不捨張望個不停的脖子,又一把按住了悄悄後撤的好友的輪椅,“你說,他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啊?是不是在暗示我什麼啊?”

正準備溜到電梯口離開的秦越淮:……

怎麼辦?好想撬開他的腦子看看,是不是去M國讀書之前偷偷把中文理解能力交給了大使館才換到的簽證。

“他的意思是,他可不是吃素的。”

“對,華國人就是要多吃肉蛋奶!”

“……”

“但是完全不吃蔬菜也不行啊,隻要彆學那些個極端素食主義者就好,營養均衡才能更強壯!你看他受得,呸,瘦得……”

“……”

不過幸好陷入“開屏”渴望中的陸白遊非常好糊弄,秦越淮一句“那你還不趕緊去給他配置合適的營養餐”就“哄”得他心花怒放,自己一邊傻笑一邊絮絮叨叨地回辦公室了。

保鏢這次倒是老老實實地去把刀撿了,雖然對老闆和陸醫生後麵的對話冇怎麼聽得太真切,但是陸白遊後來路過他的時候嘀咕的那句“他肯定會被我這種專業人士用心做的營養餐計劃折服”,卻實實在在讓他犯迷糊了。在腦子裡對陸醫生的資料反覆覈實了十幾次後,看著電梯裡雖不露聲色但是明顯散發著愉悅的老闆,還是大著膽子問了。

“老闆,陸醫生在海外應該冇有額外攻讀過營養學相關的學位吧?還是說,我需要更新一下相關資料?”

秦越淮平靜夾雜一絲無語地掃了保鏢一眼,“一個神經外科就差點把他學死了,你覺得呢?”

保鏢不吭聲了,麵無表情地站到了角落裡,生怕老闆就此懷疑自己專業素質。

然而直到他們坐電梯下去又換乘一部電梯到達醫院十八層之時,保鏢還是冇明白,一個神經外科的專家為什麼要做出讓彆人信服他是一個營養學的專業人士的營養餐計劃呢?

如果秦越淮知道保鏢此時的疑惑,肯定會為他解答一二——畢竟人和豬的基因相似度都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呢,神經外科醫生爆改營養學專家又有什麼可奇怪的。

但是現在秦越淮冇空去觀察並關心一個移動人型攝像頭了,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那扇發出咯吱咯吱聲音的消防通道大門上。

天熱了,院長的頭髮該冇了。

他倒是想看院長該怎麼解釋整個醫院號稱“地府搶人處”的最應該乾淨無死角的手術室中心為什麼會出現老鼠,畢竟這可是除了消防通道隻有一個超大型電梯從停車場直通的啊,最好彆給他說老鼠是來爬樓減肥的。

隻可惜他還冇掏出手機來質問院長,他身旁的保鏢突然神色一凜,猛地抬起腿給了他輪椅一腳。

-讀書與其說是學業優異不如說是“事業”發達,畢竟誰不想要一個讀書不要錢還能經常給家裡進賬的能讓自己麵上有光的聽話的“孩子”。那麼,一切就可以解釋得通了。齊銘佑出了車禍怎麼會第一時間被送到齊青岱有在當護工的醫院,那可是隻能夠治療感冒發燒包紮普通外傷連闌尾都割不了的老舊醫院啊。而且當時原身還是被那對夫妻喊過去給他當臨時護工的,甚至他們當時話裡話外都是覺得齊銘佑可憐,讓他少要點工資。明明有空閒的全職護工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