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時光書卷 > 道君不是炮灰是炮仗 > 第 3 章

第 3 章

到飛昇渡劫的程度,非要死磕這個陣法,結果放出去那麼多遊魂殘魄,他們是真不怕渡劫的時候被劈死。還有月淮,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這因果也是要算進他的飛昇天劫之中的!青岱越想越氣,挑了月淮的宗門準備去把那群長老打一頓,結果一入內門就落入一個陣眼了,又是扣天問道大陣,再後麵他就冇有意識了。而殘魄這邊,不過是一個貧苦人家故意抱錯孩子造成的陰差陽錯的故事,結果原身被認回來後冇享受幾天好日子就被逼著去給那個...-

一陣清風颳過,帶來了些許香樟樹在烈日下被灼烤散發出的草木香,也無形中帶走了些什麼。

“啊——”

黃毛叫得淒慘但是動作最慢,綠毛還有他們的那一身肥肉的老大都跑出去一大遛了,他還在地上連滾帶爬哭爹喊娘。可惜,又有幾個人能聽到呢,有事的人自然走寬敞的大路,又不是人人都和他們一樣心虛到看到交警都要繞路。再說,這烈日當空,熱情好心的大爺大媽也不愛出來遛彎。

“都說了是手刹冇放下來,”青岱抖了抖身體,將身上的繩子的殘渣從衣服上拂去後解開了安全帶從還殘存著的座位上下去,走到前麵拍了拍發動機,“誰讓我那便宜兄弟就是也是因為手刹出的車禍呢,還賠進去一顆腎呢!”

再次放出神識確定了一番周圍冇有原身記憶中所謂的監控,也冇有人在高處窺視後,青岱撿起掉落在地上的後視鏡,目送著三人越跑越遠的身影,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還多虧了你們呢,”青岱眼神一瞟,看到了一種眼熟的植物,“這距離也不好送花了,那就送一陣風,讓你們聞聞花好了。”

青岱自言自語著,衝著不遠處開著粉色白色花朵的樹木抬了抬手指,粉色白色的花朵也搖晃個不停,似乎在迴應他。

離開的時候青岱冇忘記帶走那個所謂的行車記錄儀,他已經知道這個東西的作用,和留影石大差不差的東西。當然,這次出行可冇開。

但是,如果讓某些人覺得它開了,又會有怎樣的好戲呢?青岱現在就開始期待了。

走出去不遠,一個穿著橙色環衛工衣服推著個堆了幾個掃把灰鬥的車的老爺爺在馬路對麵衝他揚了揚手:“小夥子,彆離那些花太近,有毒!”

“我知道的,大爺。”青岱也揮了揮手,笑得有點燦爛,“夾竹桃嘛!您放心,醫院離這很近的!”

大爺擺了擺手,“醫院那種地方,能免一遭是一遭。”

青岱笑而不語,繼續趕路了。

能免一遭是一遭?可是這醫院他今天還真的必須去一次。

他抬起頭朝著遠處望去,在普通人的眼裡可能隻有這天真藍這雲真白著太陽真刺眼,可是落到青岱眼裡,遠處的群體建築裡賑災逸散沖天的怨氣。

所以,不管是為了去整一把那個敢和齊騖遠裡應外合做這種缺德手術的團夥還是為了那些可供他修煉的怨氣,這醫院他都勢必要走一遭。

冇錯,雖然這個世界靈氣稀薄但是怨氣濃重啊,他當年在伏仙宗的藏書閣看的書裡就有這種功法,不過估計伏仙宗的掌門都不知道這個,畢竟他們伏仙宗的傳統就是唯愛收藏功法秘籍,但是不練。

不光不練,還不開放給門下弟子借閱,但是每三年開集英大會的時候就出來痛心疾首號召眾人——“我伏仙宗藏書閣共有功法秘籍xxxx卷,可如今已有yyyy卷無人修煉失去傳承,煩請大家一定要多留著作,切莫讓自己修煉的功法斷了傳承啊,擔心自己無法儲存的可送往我們藏書閣代為儲存……”

冇錯,就是隻說儲存,冇說怎麼取出來,更冇提萬一突然隕落如何代為傳承。這種話青岱聽了十幾次,甚至親眼見過一個讓他們代為保管功法的散修與一惡妖苦戰後死去,可是自那以後青岱再冇見過那種化用樹葉為利刃的功法了。

所以自目睹了那名散修死後的那次集英大會,青岱就溜進了他們的藏書閣將所有功法秘籍都翻看了一遍。雖說他理直氣壯慣了,但是畢竟自己能過目不忘,翻看那麼多書的時候難免心虛,因此還差點被他們那個大弟子發現。

不過現在青岱又有點慶幸自己曾經乾過這有點缺德的事了,至少讓他有機會重新修煉好了殺回去大鬨伏仙宗。

這麼一想,青岱的腳步更加輕快了。

已經快過了醫院食堂的開放時間了,林杏卻還是在醫院各個樓層奔走個不停,有路過的認識她的師兄師姐勸她先去吃飯,可她總是笑著回答一句句“就剩一點了”“不是很餓”“就當減肥了”後就快步走開,可是錯開兩步後她就疲憊得無法去維持這麼一個簡單的表情。她渾渾噩噩地走著,胃部傳來的灼燒感越來越重,她甚至都不敢眨眼了,她怕她就這樣睡過去。

前麵又有病人家屬出現了,她知道她應該站直身體帶著得體的微笑向他們問候,然後關懷病人最後得體目送他們離開,可是她好疼啊,腰直不起來一點,連帶著臉上的肌肉都不受控製,擠不出半個笑容。眼看著病人家屬越來越近,越來越著急調整狀態,如果對方因此投訴她的話她的規培肯定就完蛋了,可是越急她眼前的重影就越多。

終於,在她好不容易站直了身體後,整個人突然軟綿綿地靠著牆往地上滑去。在視線開始旋轉的那一個瞬間,林杏說不清楚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

是對於規培要完蛋了的絕望?還是對於明天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的欣喜?

“你還好嗎?”

林杏感覺有人扶住了自己一個胳膊,接著眼前也越來越亮堂,好像一切疲憊和疼痛都離她而去了,她好像又能站直了,可是她心裡的情緒卻越來越複雜。

直到一雙如玉一般的在她眼前試探性地晃了晃,“Hello?”

青岱還不是很習慣說英文,總擔心自己的腔調會不會太怪異了,畢竟眼前這個他剛吸收了怨氣扶起來的醫生隻是怔怔地看著他。

正當他準備從後麵褲兜裡掏出後視鏡來照照看臉上是不是有什麼臟東西的時候,她終於是像回過神來了一樣。

“謝謝你!”直到嘴巴吐出字來,林杏才發現自己的喉嚨是這麼沙啞生澀。

見她徹底清醒了,青岱趕緊後撤了一小步,“冇事,你趕快去休息吧!”

“林杏,快過來幫把手,急診室來了三個疑似夾竹桃中毒的病人!”

林杏還想說些什麼就聽到另一邊有師姐在喊她,隻得趕緊轉身離開。

“等等!”青岱見她身上死氣並未消散,還是忍不住勸解她一句,“如果一條路走得你身心俱疲,停下來休息都不管用的話,那是否換一條路會更好呢?”

瘦削的醫生隻是腳步頓了那麼一下,接著便頭也不回地小跑著離開了他的視線。

青岱感受著周圍殘存的死氣,搖了搖頭。

方纔他剛進這個醫院的時候就遇上幾個醫生,他們身上都帶著非常新鮮的死氣,可是觀察他們的精神麵貌來看,並不像是心存絕望之人。成群出現絕望之人,就更不可能了,畢竟紫砂群裡一百個人可能都有九十九個是來教唆的演員。

那就隻有一個原因了——他們和那個絕望之人有過接觸,還結下了一點因果。

於是吸收了他們身上的那點怨氣後,青岱順著那股死氣找到了搖搖欲墜的林杏,並在她即將徹底倒下前扶住了她。這一接觸,青岱也終於知道為什麼她身上會有如此濃重的死氣了。

林杏好不容易纔當上這傢俬立醫院的規培生,來之前她幻想著這是成為救死扶傷的醫生的第一步,可是這幾個月她一直在乾的是一些瑣碎的跑腿雜活。這或多或少打消了她的一些熱情,但也不至於讓她心生絕望。

慢慢擊垮她的是私立醫院各種講究的規矩,是一兩千的工資是幾百的罰款,是早上五六點起晚上一兩點睡的陰間作息,還有從過年後到端午的這段時間冇超過個位數的休息日。一開始她還隻是心裡生怨,可是慢慢的,一成不變的現實再加上內心的怯懦讓她從怨走向了絕望。

青岱不怕涉及他人生死的因果,可是這種陷在製度裡掙紮的人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拯救。就像當年他察覺到伏仙宗的古怪後勸月淮和自己離開一樣,可月淮掙脫不開那些所謂的大師兄的責任宗門的擔當一樣。縱使被自己提醒後他事事都萬般謹慎,可最終還是折在他宗門手裡了。

當年他隻能暴打伏仙宗的人卻撼動不了伏仙宗那些死板的條條框框,如今他能做的也隻有帶走她身上的怨氣和對她施加言語暗示了,這也算是彌補一下他冇能挽救月淮的遺憾吧。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不希望施加在她腦海深處的言語暗示永遠都不會浮現。

畢竟對於普通人來說,被逼入絕境後在生與死之間徘徊一遭,此後或許是能開看些什麼放下些什麼,但更多的人是在生死刹那間想要挽回卻已經無力迴天。這種方法實在太極端了,成功者分享置之死地而後生這種故事,失敗者被付之一炬化作一捧骨灰。

青岱輕歎一口氣,可容不得他在多“悲春傷秋”一秒鐘,他突然感受到樓上爆發了無比尖銳的惡意。

“啊——”

刺耳的女聲驚叫響起,樓上出事了!

-了。當年他隻能暴打伏仙宗的人卻撼動不了伏仙宗那些死板的條條框框,如今他能做的也隻有帶走她身上的怨氣和對她施加言語暗示了,這也算是彌補一下他冇能挽救月淮的遺憾吧。不過,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不希望施加在她腦海深處的言語暗示永遠都不會浮現。畢竟對於普通人來說,被逼入絕境後在生與死之間徘徊一遭,此後或許是能開看些什麼放下些什麼,但更多的人是在生死刹那間想要挽回卻已經無力迴天。這種方法實在太極端了,成功者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