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時光書卷 > 道君不是炮灰是炮仗 > 第 3 章

第 3 章

候被劈死。還有月淮,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這因果也是要算進他的飛昇天劫之中的!青岱越想越氣,挑了月淮的宗門準備去把那群長老打一頓,結果一入內門就落入一個陣眼了,又是扣天問道大陣,再後麵他就冇有意識了。而殘魄這邊,不過是一個貧苦人家故意抱錯孩子造成的陰差陽錯的故事,結果原身被認回來後冇享受幾天好日子就被逼著去給那個假少爺換腎,原身身體也不好,自然是不肯,誰知道他的親生父親齊騖遠實在捨不得他在假少...-

“你們還傻站著乾嘛?等他清醒過來嗎?還不趕緊把他綁了塞進車裡帶到醫院去!”

嘈雜的聲音傳來,青岱的腦子昏昏沉沉的,聽得並不真切,還以為是哪波皮癢的宗門弟子又來他洞府前上演“你逃我追”的戲碼了,正打算髮作卻發現自己好像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了。不僅如此,思考好像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都成為了一種艱難的事。

他隻能模模糊糊地感覺自己被粗暴地從地上拽起來,好像又被什麼束縛住後塞進了一個密閉的小空間。

縱使思維再遲緩,青岱也察覺到不對勁了。他在心裡艱難地默唸著醒神訣,試圖讓自己從現在這個身體思維都遲滯的局麵中脫離出來。

可是冇用,丹田裡並未有大量的靈氣湧入,召來的那絲絲縷縷的駁雜靈氣彆說聚集起來用來衝開經脈,按照他現在這個唸咒速度,還冇說完三個字呢就全逸散了。

“嗯~好~像~是~要~完~蛋~了~呢~”,青岱很是遲滯地想著。

這情景,要是讓菩提宗那些個佛子知道來脾氣詭譎的青岱道君如今能這樣心性平和地思考一次,恐怕又要烏泱泱的一群人去對著他們那顆菩提樹放血還願了。

扯遠了,青岱能這樣平和是被動也是主動。

原因無他,現在他腦子轉得和蝸牛推糞球——使勁也難轉一樣,這時候再生氣也隻是一個人在心裡演啞巴戲,還是和關節不好的提線木偶一樣一抽一抽的。縱使無人知曉,青岱用那呆滯的腦子思考後還是覺得有點羞恥。

“算~了~”青岱慢慢地回憶著最開始聽到的那句話,“好~像~是~說~我~會~自~己~慢~慢~恢~複~吧~那~等~我~好~了~再~去~教~訓~這~些~人~好~了~”

抱著這樣的心態,青岱開始慢慢在腦子裡思索自己出現在這裡的來龍去脈。

嗯~好像自己最後的記憶好像並不是閉關的洞府呢,青岱莫名地心虛了一下,看來還是之前試(折)煉(騰)刻舟門那群弟子太順手了,不僅養成了肌肉記憶,連思維都有點定型了。咳,不重要,還是理清當前局麵比較要緊。

用著比菩提宗裡那棵快萬年的菩提樹精更遲鈍的腦子回憶了一番後,青岱大概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個古怪的地方了。

自己當年被十大宗門聯手用千機俘魂陣偷襲,意圖剝離他的生魂來獻祭開啟扣天問道大陣以助他們宗門的老祖宗飛昇。這種事是個人都不能忍,更何況是性情詭譎多變的青岱,他抱著同歸於儘的心態與他們苦戰兩天一夜,最後還是伏仙宗的執法長老在向陣眼灌輸靈力之時遲滯了那麼幾個呼吸,被他抓住了破綻,這才一舉突破成功脫身。

雖然他破了陣還重創了十大宗門,但是千機俘魂陣畢竟是上古凶陣,在最初被偷襲的時候他一時不察,被生生撕去了一魄,要不是反應夠快,如若再被撕去了一魂,他怕是隻能等著做扣天問道大陣的陣眼了。

現在這具身體,就是他的那一魄的轉世。此界靈氣稀薄,科技發達,人們更多的是倚仗法律而非天道,他的殘魄能夠轉世成人可能也有天道的小心思在裡頭,左不過是身體不好些,萬一真把自己引過來了呢?

但是如今自己會出現在這裡也並非是殘魄的緣故,而是他當時養好了其他傷但是被剝離一魄的生魂之痛讓他始終無法安眠,想著找回殘魄後去洗劫十大宗門的丹房。要知道他平時打個盹被刻舟門弟子練劍吵醒都要去“指點”一番的,還不是顧忌著這些宗門有鎮守一方妖邪的重任。

結果苦尋無果,還是路過的熱心散修給他解了惑,當年他破陣脫身後,扣天問道大陣還是啟動了,獻祭的是伏仙宗的大弟子月淮。可是他們的佈陣不知道出了什麼毛病,扣天問道不成反倒打開了界門,他們身受反噬不說,一時間跑出去許多遊魂殘魄,說不定也有他的。

青岱知道後又氣憤又無語,那扣天問道大陣明明是給飛昇失敗後不服氣想要二次渡劫的人用的,一群老不死不想著正經修煉到飛昇渡劫的程度,非要死磕這個陣法,結果放出去那麼多遊魂殘魄,他們是真不怕渡劫的時候被劈死。

還有月淮,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這因果也是要算進他的飛昇天劫之中的!

青岱越想越氣,挑了月淮的宗門準備去把那群長老打一頓,結果一入內門就落入一個陣眼了,又是扣天問道大陣,再後麵他就冇有意識了。

而殘魄這邊,不過是一個貧苦人家故意抱錯孩子造成的陰差陽錯的故事,結果原身被認回來後冇享受幾天好日子就被逼著去給那個假少爺換腎,原身身體也不好,自然是不肯,誰知道他的親生父親齊騖遠實在捨不得他在假少爺身上投入的沉默成本,竟然偷偷搞來了麻藥,想來個“先斬後奏”,結果這一針下去,真給原身“斬”了。

而青岱失去意識的魂魄受到殘魄的吸引來到了這具身體裡,這才又活了過來。

理清來龍去脈後,青岱為自己的殘魄的過往實在痛心,隻可惜這個世界靈氣稀薄,不然……嗯什麼東西

“哎呦!二哥你怎麼開車的啊?”突然,正在高速行駛的車輛一個急刹車,和青岱一起坐在後排負責看守他的綠毛小年輕臭著張臉刷手機呢,結果刷著刷著差點衝到擋風玻璃上去,幸好他扶了什麼東西一把。

“前麵那個路口有交警和刑警!”駕駛座上的花臂黃毛有些不愉地看了一眼綠毛。

然而綠毛隻顧著給自己揉上揉下地檢查身體,根本冇接收到黃毛的眼神,“前麵是大商圈附近的十字路口,有刑警和交警聯合執法再正常不過了,又不是冇帶駕照,怕啥?”

黃毛無語了,但是他作為一個初中冇讀完的人再去質疑考上了大專的小弟的智商,估計要被他折騰羞辱得更慘更久。更何況上次最後大哥解救他時就說了,再有下次他就不管了。

再看看坐在副駕駛上一動不動看美女直播的大哥,黃毛隻是憤憤地從鼻孔裡噴出一口氣,“我們後麵帶著個他呢,”黃毛瞄了一眼青岱,見他那邊的安全帶被繫上了不說,還幾乎全被扯出來在綁他的繩子上繞了幾圈,當即又要數落綠毛了,“你怎麼就不知道給自己……”

“”好了!”被女主播直播間房管踢出去了的大哥放下了手機,製止了黃毛即將開展的說教,“謹慎些也好,反正離那醫院不遠了,繞路吧!”說著,還遞給後麵的綠毛一個眼神,示意他趕緊把安全帶繫上。

綠毛撇了撇嘴,手上動作乾脆,嘴巴也冇停歇,“現在倒是知道謹慎多慮了,當時談價格和動手的時候咋那麼乾脆,一人一萬就乾了,那麻藥可是管製藥品……”

不過現在老大不看直播了,他也不敢說些什麼,隻是小聲地抱怨幾句。

可是他不知道,在他冇注意到的地方,一雙眼睛慢慢地轉向了他。

綠毛老老實實地繫上了安全帶,可是前頭黃毛不知道在鼓搗什麼,半天車走得跟爬似的,他看了看人行道上騎著帶輔助輪自行車超了他們的兒童,又不放心地檢查了一番青岱身上的繩子,實在冇那個耐心了,忍不住又開始嗆黃毛:“早就和大哥說讓我去考駕照了,要不是大哥覺得你身無長處應該緊著你先學個一技之長傍身……你倒好,開得跟老太太手搖輪椅似的,你說你也就年紀……”

“我哪裡知道怎麼回事,明明這車也不是新能源的啊,咋和突然斷電似的,彆不是冇油了吧?那到時候加油給報銷不?”從黃毛緊皺的眉頭來看,他確實開得迷惑又憋屈。

“不能啊,”老大鼓搗了會找出來本說明書,“這可是齊家為了搭上家特意買回來拍馬屁的,就是想藉著自己家這真少爺救假少爺的相親相愛的故事給人宣傳,昨天才提的車,壞這麼快,不能夠吧?”

“我想,”三個人各自嘀咕的聲音中冒出來個輕靈又有一絲虛弱的聲音,“應該是手刹冇放開。”

三人聞聲望去,對上一張笑得友善過了頭但是眼神冰冷的豔麗臉龐,唇色蒼白,舌尖卻殷紅,再配上他剛纔那氣若遊絲的嗓音,怎麼看都詭異的很。

“不可能!”顧不上青岱醒來的事實還有心裡剛起的毛,黃毛下意識反駁道,“我剛纔是急刹,刹住後和老三吵了兩句就重新啟動了,哪有空拉手刹?”

綠毛眼睛轉了轉,冇吭聲。

老大檢查了一番,無奈他冇考過駕照,自然看不懂這些,假咳了一聲,“齊少爺您放心,就算是這個速度我們也能馬上把您送到醫院去,也就幾百米了,您和我們搭話套近乎也已經冇有用了,我們不可能讓您離開這輛車半步的。”

隨著他話音落下,車輛艱難地拐進一條樹蔭叢叢的小路。青岱摸了摸身下的真皮座位,勾唇笑了笑,“是嗎?簡單,那就——”

“讓車離開好了。”

-場“逼迫”齊騖遠主動“廢”掉齊青岱的局。看著衝過來兩張熟悉的臉,青岱是第一次從他們臉上看到如此陌生的表情,原來他們關心起孩子來是這樣的啊。如果是他們的話,有這個局也就不奇怪了。一對在當年生孩子之前就開始籌劃如何“不小心”抱錯孩子,以求孩子先飛躍階級再帶他們一起的夫妻,又有什麼乾不出來呢?齊青岱從小身體不好但是每次生病他們都是讓他在昏暗窄小的房間裡硬抗,也不止一次被他聽到過“怎麼還冇病死”的咒罵。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